民国赌王吴家元聪明一世,因不听杜月笙一句忠告,晚年死的很惨

2020-06-29 10:54 评论数:

  1963年9月13日,在台北中山路的一处巷宅内,发生了一起持刀凶杀案,死者身中十九刀,有的说是四十三刀。

  当死者身份和行凶者大名被披露出来后,此案迅速在江湖上掀起了轩然大波。谈及此案,港台两地的老江湖,有的想不通其中的恩怨,有的为二人扼腕叹息,有的觉得此间内幕深不可测,还有的念起了已下世十余年的一代青帮龙头杜月笙,说是倘若杜先生还在人世,谅能从中调解,消弭这等血雨腥风事。

  江湖声音这么大,这么沉,这么杂,一切皆是因为此二人昔日都曾是杜门中非同寻常的人物。

民国赌王吴家元聪明一世,因不听杜月笙一句忠告,晚年死的很惨" alt="民国赌王吴家元聪明一世,因不听杜月笙一句忠告,晚年死的很惨" />

  江湖恩怨,是非人,聊这桩江湖命案,首先浮现出来的便是惨死刀下的吴家元,杜门中人好称其字,叫他吴季玉。

  说起这吴家元,在玉树临风、八面玲珑这一项上,杜门中人向来都是服气并且有些艳羡的。吴家元属于老天爷赏饭吃的那一类人尖,不仅生来俊美,刚中有柔,雅中带媚,风流倜傥,而且在待人接物,为人处世上也是天生的一把好手,不管是女人,还是男人,经他三两回的交道打下来,没有不欢喜他,不和他交好的。

  据杜门中人说,吴家元江湖出道,只在风月场里混过很短的一段时间,之后他便以能够呼风唤雨、神乎其神的赌技混进了北洋时期的上流社会,用吴家元自己的话说,俘获女人芳心太容易,只算小风流,凭手段结交名流显贵,五湖四海都吃的开,才算大风流。

  北洋时期臭名昭著的“三不知”将军张宗昌,是吴家元钓到的第一条权贵大鱼。凭借赌桌上能助张宗昌赢钱,赌桌下能帮张宗昌搞交际,吴家元没费多少工夫,就捞了个青岛盐务督办的肥差。在这个肥差任上,吴家元更是一点不浪费攀交权贵的机会,几年下来,北洋政府的许多高官显贵都成了他的好友,私下里来往很是密切。

  然而,就在人生得意之时,吴家元忽然来了个见好就收,他辞掉肥差,弃掉旧码头,飘然南下,来到了当时冒险家的乐园,十里洋场上海滩。

  吴家元后来说,乱世之中,显贵之地不可久留,上海滩江湖博大,更适合赌场游龙戏凤。

  民国十四年(1925年),在上海滩已赌出一些名气的吴家元终于如愿以偿,在泰昌公司与江湖权势正隆的杜月笙坐到了同一张赌桌上。此番豪赌,吴家元使出了他看家的“老千”伎俩,一场下来竟赢了杜老板十万大洋。

  杜月笙上赌桌,向来是以赌识人,以赌会友,从不计较输赢,但如果有人敢在他面前掉花枪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吴家元不知道,这一晚上海滩赌场第一流的高手严老九正伪装成不起眼的看客,端着一张报纸埋伏在他身后,替杜老板把关。

  赌局结束,杜月笙不动声色地离场走掉了,吴家元原以为顺利发了横财,不料刚起身,便被严老九截了下来。

  “老千”的伎俩被识破后,这吴家元倒是丝毫不乱分寸,他甩出以前屡试不爽的钩子,提出可以跟严老九分赃,但这样的钩子怎可能勾住杜老板身边的老江湖,第二天,吴家元被带进了华格臬路杜公馆。

  吴家元不愧是人尖,见到杜月笙,他非但没有怯场,相反极有江湖道行,他以十分诚恳的态度表示,只要杜老板再组一次赌局,他保证将杜老板输掉的钱加倍地赢回来。

  杜月笙是何许人也,当场便看透了吴家元,但杜月笙没有拆穿他,而是暂且上了他的道。

  第二天,依照吴家元所言,杜月笙组了一次赌局。吴家元上场,果然所言不虚,半场下来就赢了小二十万大洋,就在这时,在一旁观战的杜月笙出手了,他对吴家元说,看你正赢在风头上,该让我来了吧。

  吴家元情商极高,听到杜月笙这一句轻描淡写的逐客令,他顿感不妙,又不敢不从,最后只好灰溜溜地走掉。

  见吴家元很是知趣,杜月笙又向他撂了一句话,明天下午,请你来一趟。

  第二天,吴家元再次走进华格臬路杜公馆。杜月笙见到他,先屏退左右,继而正色而言,老兄的确聪明绝顶,昨天蒙你使我大开眼界。但小便宜对我杜某人是无用的,你想用我名声,吞友好钱财,这是不行的,因此之故,昨天你赢来的钱,我替你全部输出去了。至于那十万大洋,不必担心,你已加倍地还了,只是我要奉劝你一句,聪明莫要太过欺人,还需留一些在正道上。

  听到这一席话,吴家元算是见识了闻名上海滩的杜月笙,杜老板果然有胸襟,有道行,有江湖君子的大派头,这一切让吴家元佩服的五体投地,从此他拜入杜门,平时做杜月笙赌场一臂,关键时做杜月笙乱世纵横的关键一子。

  在杜门游走一些年头,1937年11月上海沦陷,杜月笙远走香港后,吴家元迎来了他一生中最值得大书特书的一章。他受杜月笙之命,利用多年来在赌桌上结交的各种朋友,在京、津、沪、港之间,穿针引线,对当时名列日伪政权要职名单上的多名高官,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诱之以利,胁之以迫,最终成功地将这批人带到了香港。

  日本人得知内情后,对吴家元恨之入骨,他们派出大批便衣南下香港,追捕吴家元。

  杜月笙在香港时,吴家元受杜门保护,身家性命还算有保证,但到了1941年12月,吴家元因未能及时撤出已经沦陷的香港,处境变得异常凶险,在日本宪兵的大肆搜捕下,吴家元疲于奔命,四处藏身,最后被逼得没有办法,只得躲进李裁法家的衣柜中,才免于被捕。

  躲过最危险的一次追捕后,吴家元在李裁法的冒险掩护下,这才顺利逃离香港,远赴到了重庆

  让江湖中人感慨唏嘘的是,当年的救命恩人李裁法正是后来要了吴家元性命的那个人。

  说到李裁法,此人后来的名声很大,江湖人称“香港杜月笙”。早年间,李裁法只是上海滩一个不入流的小角色,一直在杜门四大金刚之一的芮庆荣手底下做事。后来,为了能闯过自家的一片天地,李裁法远走他乡,四处闯荡,其间因为身无分文,还曾与杜月笙演绎过一段江湖佳话。

  那时的李裁法并不认得杜月笙,盘缠用尽,一筹莫展时,想到杜月笙有雪中送炭的江湖美名,便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给杜月笙打了一封求援电报,杜月笙没有让这个江湖后生失望,接到慕名求援电报,当场吩咐账房,给李裁法汇去了两万大洋。

  因为这两万大洋的雪中炭,等到在香港见到杜月笙真身后,李裁法遂拜入杜门,为杜月笙马首是瞻。

  杜月笙用人向来能识得他人的刀锋处,几番接触,见到李裁法有亦正亦邪的江湖狠劲后,他便着手栽培、驱使起这个江湖后生来。

  香港沦陷后,李裁法作为杜门地下人员被留了下来,并很快因为帮会背景受到了日本人的重用,摇身一变成了日本宪兵队的侦缉队长。

  做日本人的侦缉队长,李裁法亦正亦邪的厉害,但底子还是讲大义的。因为类似掩护吴家元这样的事情做多了,露出了一些破绽,日本人后来便开始怀疑他,并秘密下了逮捕令。

  李裁法的嗅觉很灵敏,察觉到危险之后,他立即金蝉脱壳,逃出香港,取道上海,而后也到了重庆。

  然而刚到重庆不久,李裁法就因在香港时难分正邪的一些旧事,遭到了诬陷、逮捕。

  蹊跷的是,身在重庆的吴家元念及昔日的救命之恩,此时理应站出来证明李裁法的清白,但他却没有这么做,要命时刻,还是杜月笙挺身而出,四处周旋,极力作证,最终才使李裁法洗刷罪名,恢复自由。

  吴家元为何如此忘恩负义?

  当时没人猜得透。

左一为李裁法

  江湖风水轮流转,自得杜月笙相助,逃过一劫后,李裁法的江湖运势一发不可收拾,等到1949年5月,杜月笙搭乘盛京号客轮再次逃到香港时,在香港办出“丽池夜总会”的李裁法已混成江湖大佬,人称“香港杜月笙”。

  此时的李裁法对杜月笙依旧敬重,凡杜月笙交待的事,无不尽心去办,杜门中人说,李裁法的忠义有两个落脚点,一是报答昔日恩情,二是借杜先生这颗大树扩大他在香港的势力。而此时的杜月笙也深知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,对待李裁法,他是只借其力,不夺其势,有些时候还要拖着病体,拿出残存的江湖威势来助其威势。

  其间有两桩江湖佳话广为流传。

  李裁法的“丽池夜总会”曾遭到号称“香港舞池大王”的英籍犹太人查尔斯的强力阻击,他开在丽池隔壁的天宫夜总会凭借更高档、更豪华的环境设备,一度有压垮丽池的势头。杜月笙得知此事,带病轻车简行来到丽池,亲自为李裁法捧场,消息一经传开,以上海人为主的夜总会白相人纷纷从天宫流传回丽池,因为买杜先生的面子,不久,丽池就彻底成了白相人的娱乐大本营,天宫很快就垮掉了。

  此后,李裁法的江湖权势愈发地如日中天,这时他又找到杜月笙,提出想开一家高档饭店——青山饭店。杜月笙知道李裁法想再次借势,但他的做法依旧拿出自己的,不夺对方的。

  杜月笙对李裁法说,既然是捧场的事体,又何妨捧足输赢。这里是香港,不是上海,干脆我当董事,我给你推荐一些股东,你放开手脚来当这个董事长。

  因为有杜月笙的力挺,青山饭店办成后,生意越做越大,名声越来越响,许多流落香港的达官贵人、商贾富豪都视青山饭店为逍遥之地。

  后来,李裁法以丽池和青山为基础,又相继创办了首届香港小姐选美大赛和汽车大赛,俨然成了名副其实的“香港杜月笙”。

  再说那吴家元,1949年流落香港后,他风流依旧,靠着驻颜有术,风采不减当年,据说常有风雅名流女子长期供养他。

  杜月笙一生,“人前休说人短,人后莫道人非”,但在香港的最后几年,他却破例在人前讲起了吴家元。

  当有人问起,吴家元怎就是“赌王老千”呢?

  杜月笙直截了当地说,他赌桌上做手脚,真正拿手的是“偷筹码”,和人家签订“分赃协定”。他签的那些分赃协定太毒了,当有人发现他在赌桌上偷筹码,他私底下便下钩子,拉人签订分赃协定,输赢共担,一开始,他会用赢将别人套牢,之后他便开始输,你们想想看,如果他同时和十七八个人都签订了分赃协定,结果会是怎样?赌一场,他是输得越多,赚得越多。他这是拿准了人性的贪婪、阴暗,将人吃的又绝又死,我劝告你们,若要平安,莫要学他去做那“见利忘义”、“贪小便宜吃大亏”的坏事。

  老江湖是看透了吴家元,话里不仅带着鄙夷,也带着无奈、担忧、悲哀。

  1951年8月,杜月笙病逝香港,随着一代江湖传奇逝去的还有李裁法的江湖运势。

  1952年6月28日,有人突然向港府告密,说李裁法参与黑社会、非法贩毒、秘密走私战略物资,港府于是下了驱逐令,李裁法须限期离境。

  李裁法原本想先取道台湾,再转去南美洲,但让他没料到的是,刚到台湾,他就遭到了逮捕,罪名同样是秘密走私战略物资。

  为此,李裁法遭遇了九年牢狱之灾,1959年12月才刑满释放。

  迫于生计,出狱后的李裁法重拾旧业,联手吴家元开了一家地下赌场。李裁法打的算盘是利用吴家元的阔佬旧友,老千伎俩,快速捞钱,以求东山再起,而吴家元愿意联手,却有另一层不可告人的图谋,他想以此栓牢李裁法,让他没法重回香港,去争讨已落到李裁法太太李静君手里的产业财富。

  原来,吴家元早已和李裁法太太勾搭成奸,1952年的那个神秘告密人正是吴家元,这么做,他为的就是将李裁法投入监狱,进而再一步步蚕食情妇李静君所掌握的产业财富。

  在当时,这个内幕,除了杜家,几乎无人知晓。

  人在做,天在看!

  这一切最终还是让李裁法发现了,对于曾经的香港杜月笙而言,偷妻夺财之仇,不杀何以能平心头愤恨,于是就有了1963年9月13日的那一幕,李裁法将吴家元扎成了血窟窿。

  李裁法行凶后,偷渡去了香港,但很快被港府抓获,随后被引渡到台湾,先判死刑,后改判无期徒刑

  1978年,李裁法提前获释,但出狱后不到两个月就死掉了。

  人心比江湖深!

  吴家元的人性对他自己而言是灾难,对李裁法同样如此!

  杜月笙当初对吴家元说的那句忠告太刺耳,聪明莫要太过欺人!

相关文章
标签/专题
头条推荐
我要评论 返回顶部